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南国迷雾:尾声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南国迷雾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伟,记住自己的角色,少说话多做事。她柔声告诫儿子。

    我知道。单伟小心翼翼地避过迎面车辆,爸,黎丽想找份工,你看安排她去哪里合适?

    单明辉回过头来,歉意地对妻子笑笑,叫她去你弟的市场帮忙吧,放在你身边不合适。

    对了,钟汝梅忽然想起什么,吴春梅昨天给我电话,说也想出来找个工作。你看——

    单明辉点点头,回头我给严总打个电话,让她进厂好了。

    简单举行过伟杰股份有限公司挂牌仪式后,严家娴拖着沉重步伐进了总经理室,环顾了下熟悉而又陌生的摆设,明辉,为了你的家庭,请原谅我故意欺骗了你。她自语着移步来到办公台后慢慢坐下,身子靠向椅背仰起清秀的面庞,微闭双目在嗫嚅中任泪珠沿着岁月的刻痕无声流淌:这个世界上我可以忘记所有的人,唯独不会忘记你——我挚爱一生的伴侣!

    上午十点整,从深圳北到西安北的g822次高铁在雾中准时出发了。半小时后列车穿出了雾霭,每节车厢里都洒进了冬日的阳光。

    剩余的9小时旅程将跨越的不只是2221公里空间,还有被快速压缩的时代感。没有明显的晃动也没有碾压铁轨发出咔嚓声,过了武汉站的子弹头列车迎着漫天飞舞的雪花继续悄无声息地向北方滑行。傍晚5点多抵达郑州站时外面天色已渐黒来。单明辉不忍心摇醒靠自己肩膀熟睡的妻子,独自扭头望向窗外。

    寒冬里的北方虽然依旧不见星点绿色,但是在单明辉的心中早已没了26年前壮士一去不复还的悲怆,内心纠结的是如何将两个儿子和生命中的三个女人在自己故事中升华,如何把每个人物都刻画得栩栩如生

    会议一结束,单明辉开始收拾自己办公室的东西。或许是终于卸掉包袱轻装上阵,虽已雪鬓霜鬟却神采奕奕。

    严家娴敲门从外面进来:单董。自出院回来后,她一直如此称呼单明辉。

    嗯。这间办公室留给你用。我虽为董事长,但不会干涉公司的经营。我要回老家安心写作了,每年开董事大会时我还会来的。

    严家娴迟疑了下,单伟的职务怎么安排?

    还是让他当销售部经理吧,专业对口。单明辉抬头凝视着她。

    一身合体的小翻领藏青色西装让她更显优雅端庄,虽然时光悄悄在她眼角画上了几道皱纹,可双目中依然闪动着令人入迷的深沉。你到现在还记不起咱俩第一次见面时在哪里?单明辉轻声问。

    严家娴垂下了眼帘,我看过我的入职表,应该是在这间办公室我来面试的时候吧?

    单明辉失意地望望气质如兰的严家娴,在感伤中叹了口气。

    明辉,我来了!随着声音钟汝梅出现在门口,她冲严家娴笑着点下头,进来将行李箱放在沙发上。我歇会儿,不妨碍你们谈公事吧?

    单董,这位是——严家娴茫然望着单明辉。

    单明辉有些尴尬,我太太。

    自从出院后,严家娴还是第一次见到钟汝梅,她落落大方地向钟汝梅伸出手,您好,单太。我叫严家娴。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钟汝梅握住严家娴的手,敏锐的眼光却不自觉地飘向单明辉:你好!

    严家娴出去后,钟汝梅过来帮单明辉收拾台面。她还没认出你?

    只知道我是董事长。你来干什么?

    明辉,我想和你一起回去,回咱们老家。

    单明辉愣了愣,没有马上应答。

    钟汝梅掏出离婚协议,我知道咱们曾经签过这份协议书。小伟在法庭的一番追问,让我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明辉,原谅我好吗?

    单明辉直视着她泫然欲泣的双眼,你真愿意跟我回到小县城过返璞归真的平淡生活?

    钟汝梅真诚地点头:趁我现在没啥大毛病,在身边伺候一下咱妈。

    妈已经老糊涂了,不知还能否认出你。单明辉拿过协议书撕个粉碎后丢进垃圾篓,今年春节小杰也会来看她老人家的。你去和大儿子说说话,我抓紧时间把办公室给人家腾出来。

    次日一场大雾笼罩了整座城市,为了能赶上高铁,8点钟单明辉夫妇便下了宿舍楼,单伟接过父亲手中的行李箱,塞进奥迪a4轿车的后尾箱里,随后先上了驾驶室。

    今天不是要举办挂牌仪式吗?钟汝梅拉开车后门时问丈夫。

    让他们搞吧,咱们得赶时间。你先上。

    单董!随着声音严家娴轻步从雾中走来,9点钟的挂牌仪式我来主持,你安心去赶车吧。单太,祝你们一路好走!

    钟汝梅觑着丈夫,谢谢!她含笑朝严家娴摆了下手,先上了后座。

    《南国迷雾》十部必看经典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099s8s.com/books/2847/
上一章        南国迷雾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