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重生成经纪人:26.入戏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重生成经纪人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于是闫关涛送的护身马甲没派上用场,白湛将衣物洗过后装回袋子里准备还给人家,刚把门打开,施天辰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大晚上的,你去哪?

    自从富豪人设暴露后,施天辰也不委屈自己住标间了,而是财大气粗的包下客栈最贵的一套房,住宿条件直接和主演比肩,现在他正四仰八叉的靠在沙发上看电视。

    白湛都怀疑这货在自己身上按雷达了,整个下午两人各忙各的谁也没有理谁,怎么自己屁股刚一离凳子就被叼住了呢?

    他举起手里的袋子:去还东西。

    你到底有没有点自觉?施天辰烦躁的换了个姿势,义正言辞的批评他:你是我的经纪人,老往别人房里跑什么?

    什么叫老往别人房里跑?他哪有?!

    白湛懒得跟他揪字眼,好气又好笑的答道:我去替你还人情啊,总得说声谢谢把?这不就是我的工作吗?

    他自己都没察觉,自从蛇咬事件后,他对施天辰的大少爷脾性宽容了很多,毕竟当时的焦急和慌张是情真意切的。

    施天辰彻底坐起身,拍拍旁边的位置:你,坐这。

    然后站起身,理了理头发:我去还。

    你?白湛觉得稀奇,我和你一起吧?

    施天辰已经接过他手上的纸袋,眼神凌厉:不行。

    白湛张了张嘴,话还没出口就被施天辰叫停:闭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人家是前辈,我会微笑,会有礼貌,不会绷着脸,也不会拿钱压人——这些我都知道,你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我就吻你!

    白湛忙把嘴巴闭紧:

    嘁。施天辰挑挑眉头,大步朝门口走去。

    在对方关门前的一瞬,白湛到底还是没忍住:顺便打听一下明天的对手戏——

    施天辰在门合拢的瞬间从背后对他比了个中指。

    房间终于重归平静,白湛把电视关上,陷入深深的自我反省,这是中年危机么?瞧瞧把人孩子逼成什么样子了?

    殊不知,他当演员时是和自己较劲,现在当了经纪人,自然就是和他的艺人较劲了,这个发展走向没毛病。

    狭小的房间里,两名男子静立对峙,似是吵架到了紧要关头,气氛像抻开的蛛网,其势可危。

    年轻的那个做渔家打扮,身量甚高,一身浅青色衣褂,未到及冠之年,头发在脑后高高的束成一条辫子,几缕碎发搭在额前,装扮简朴,却愈发凸显出他五官的精美。但是这张俊脸此刻的神情却可以称为剑拔弩张,他深深喘着气,一双星眸牢牢瞪视着面前的老者,如炸毛的公猫。

    老者也做渔人装束,但却破败得多,衣襟上缀了不少补丁,颜色也不那么清晰,是灰扑扑的暗色,他年轻时应该与那年轻人一般高,只是现在老了,背驼了,脖子也朝前勾着,虽然染上风霜,但他的眉目也是英俊的,他也在盛怒之中,但喘气时带着痰音,像是憋了一串咳嗽,他的脸颊因为激动而绷紧,他同样在注视着年轻人,只是眼神不够锋利。

    即使是安静的对视,两人之间也张力十足。

    房间只搭了一半,另一半空间堆满了各种拍摄器材,导演紧盯着监视屏,不断用手势指挥着**的轨道。

    白湛和其他人一样站在远处安静的等待,这是施天辰第一次参与拍摄这种有深度的戏份,一个ng不吃是不可能的,这已经是第四次,白湛在揪着心,希望这一次能顺利过关。

    遇上闫关涛,既是机遇也是挑战,光从扮相气质上看,他俩活脱倒真像一对父子,就这么剑拔弩张的立着,闫关涛是外紧内松,毕竟是做父亲的,再愤怒也是做做样子,虽然气得脸皮子都在颤抖,但眼神却是柔和的,若仔细看,能看出他的眼眶已经湿润;而施天辰和他正相反,作为年轻气盛的儿子,他的愤怒则是实打实的,囿于从小对父亲的敬畏之心,他在竭力控制,但实际上他渴望燃烧,他已经忍了很久,就像一块干燥的木炭,只要丁点火星就能点燃。

    这场戏,闫关涛的愤怒是由放到收,而施天辰则要由收到放。

    镜头逐渐推近,年轻人率先开口:爹。

    呵,你还知道我是你爹?老人倔劲上来,并没有就此鸣金收兵:是不是觉得自己翅膀硬了,老子打不动你了?

    一个打字激怒了年轻人,他被这句话点燃。

    打?!你就知道打?!有本事你去打虎头的人啊——

    老人面皮抖动:你说什么?!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娘当年就是被他们害死的!你不去给娘报仇,只会拿我出气——!

    小兔崽子!!老人断喝一声,转身抄起旁边一块木板,劈头盖脸朝年轻人砸去。

    《重生成经纪人》十部必看经典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099s8s.com/books/904579/
上一章        重生成经纪人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