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夏盖无疆:第2章 春天的故事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夏盖无疆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忽然啵~地一声,面前的水面竟突然冒出了一个巨大的气泡,气泡应声而破,一个相貌狰狞的怪兽出现在她眼前,正对她做着鬼脸。

    啊~林夕被吓了个正着,手中的木槌下意识地往前挥去。

    哎哎!别打呀是我,我是镇安啊!发声的是一个面若冠玉的稚嫩少年,也就是刚刚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很显然,少女的反击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你怎么还不停手,再打我可就要生气啦!回应他的是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粗重的木槌在少女的手中仿佛有了生命,灵动轻巧,若剑般直击少年的破绽。

    对不起,小姑奶奶我错了!

    最终,看着这名已经顶了一头包的少年,少女终于停止了殴打。

    哦!原来是镇安大少爷啊,你刚刚表演的御水咒好厉害哦,再施展一次给我看看?

    不了,不了,来不了了

    好吧,那真是有点遗憾啊,我本想试试那水结界的防御效果如何呢林夕抬起头,眼神中满是憧憬,细长的睫毛在微风中一颤一颤。少年在旁边听着少女的念叨,暗自抹了把汗——谁能想到看似娇小无力的一名弱女子,力气竟然能够这么大!

    喂,老实说,看你这浑身上下的伤痕,是不是又偷溜去了潇湘河?早跟你说了那里很危险,以后不要再去了。

    嗯嗯,算是吧,知道了知道了

    可是大姐你要讲点道理啊,老子身上最重的伤可都是你打的!少年一边唯唯诺诺,一边在心中翻着白眼。

    阿爹前些天还在念叨着,那个裔家的小混蛋怎么一个多月都没冒头了,是不是玩御水咒淹死了,怎么,就为练这法门你需要一个月?

    哪儿能啊,还不是我那个混蛋哥哥回来了,说什么我在他不在的这几年里不思进取,丢下了很多根基,要好好为我‘夯实’一下,看到我左胸的这根肋骨没?昨天刚接上的少年靠近了林夕,说着便要扯开自己的衣襟

    他的头上又多了一个血包。

    宣夏元年的春晨。

    披经一场如酥小雨,云开见曙,远处南山挂虹。云霄城外凌溪水暖,三月的清风拂过环城的绿水,漾起一波又一波柳絮的轻花。莺啼燕语两岸林间,翠色渲染的溪面上有鸳鸯戏水,鱼鸟欢歌,白鹤渚间上下,唳天崩云。

    任何人来到这座南陲的小城,都自会赞一句好一派如画景象。云霄城位于国之极南,下拒潇湘天险,河宽逾百丈,守土无虞。又逢连年风调雨顺,物产丰奇,虽是边塞小城,却能过得政通人和,家家富足殷实。

    潇湘有云,紫曦生金,勤劳的百姓扛着农具出门劳作。凌溪本是潇湘天河的一条小小支脉,却也滋润了这一方云霄城的水土。渔夫打着哈欠,撒下网,任那一丝丝倦意被沉到清凉的水底。

    隐约间一阵歌声悠扬,含蓄而清咧,却似百灵啼,如雏凤鳴,叫人闻之不禁意兴盎然,想要看看能够唱出如此美妙歌声的主人,又是否像这嗓音一般绰约妙曼。循声而至,碧水渐起涟漪,那是春风吹起?不是。那是歌声所漾?也不是。那是一名在河畔浣衣的青衣少女,正在低声浅唱:

    烟柳雨涵春,东风吹皱湖,南山寒雪化腾溪,泽赖万物生;

    云宵城衍川,紫气贯清源,潇湘万里天低树,但求人间住

    螓首蛾眉,肤若凝脂。身着一袭青色衣袍,双袖亦为劳作而卷起。她一手拿个榆木浣捶,一手扶弄着石上的衣物,一折一拍,有节奏地浣洗着。水鸟翔集,戏耍的鸳鸯并不怵她,青鳞低潛,一尾尾杂鱼争抢着皂角的残渣。她的呼吸并未因为涣衣而急促,她的歌声自始至终轻灵而又绵长,她的身躯和灵魂,仿佛置放在两个不同的世界。

    一曲歌罢,垒好洗净的衣裳入盆。女子放下了袖口,挽了挽额前青丝,首先露出的,是那双清澈灵动的眼睛,被风吹得微眯,瞳底似镜子般透亮,如婴儿般纯洁,她丹唇映雪,面若凝脂,浓密的睫毛眨动间随风轻颤,并无半点苍颓。于是站起身,伸了个凹凸有致的懒腰,长吁了一口气。

    望向那凌江源头,目之所及,是一望无际的南山山脉,笼罩在薄薄的烟云之中。近处林表明霁,虹隔野烟,早前的启明星却早已不见踪影,她细细地望,静静地等,等待晨光亮彻大地,等待山脚之下,凌水源头的那一抹涟漪。

    女子神情宁静,不骄不躁,如若不是考虑到她那看上去就很稚嫩的年纪,或许可以说是古井无波。那双确实是操劳了很多家务,常年与柴米油盐打交道的手,本应足够粗糙,却很意外地白嫩如婴儿。朝阳初升,暖红的光线沁入眼帘,她似是有些不适应,抬起袖子遮了遮。

    耳畔隐有水声,原是一竹筏正向岸边驶来,那是一名撑篙的中年渔夫,船头蹲着一名背着鱼篓的玲珑童子。

    林夕姐,你又来洗衣裳呐!上次答应缝给我的荷包做好了吗?

    溪童嘟着嘴,藕臂轻挥,一件小肚兜搭在圆滚滚的肚皮上,显得憨态可掬。

    宝儿乖,就快缝好了啊,里面还加上了新晒的心兰草,闻起来可香着呢!女子微微一笑,几分宠溺地望向小童。

    那可说好咯,明天就给我,阿娘不会针线,缝得也贼难看,我在隔壁阿花面前都抬不起头来。。

    你个小呆头,这才几岁?要不要我将这话告诉你阿娘,回头让她收拾你。渔夫撑篙靠岸,笑骂童子。

    小夕阿,这是秦伯刚刚网到的几尾云鲤,拿去炖汤最是不错了,送你啦!说着渔夫接过童子递过来的鱼蒌,倒出几尾肥硕的鲤鱼,奔奔跳跳地落在石砾灘上。

    秦伯这可使不得,老是受您的东西,让我情何以堪呢?少女惶然。

    哎呀,你这丫头就莫要做弯了,你的父亲可是大德之人呐!莫不是身有不便,怎会在这小小城郊栖身。这十里八村的乡民,谁没受过他的恩惠啊?小小鱼儿,也算是我孝敬他的罢。

    《夏盖无疆》十部必看经典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099s8s.com/books/920301/
上一章        夏盖无疆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