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记住

济南怪谈——历城之迷:第五章 棉花山上的神嬷嬷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济南怪谈——历城之迷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殇笑了笑和田亮走了出去,走了老远还听到杨大孬在那里大骂不止。

    上学的时候看你挺老实的,没想到你这嘴还挺损的。田亮看到杨大孬吃了鳖偷笑了起来。

    李殇笑了笑:比揍他一顿过瘾吧。田亮听了,当即明白了,竖了下大拇指:解气!

    让田亮回家后,李殇没做停歇,一路小就赶到了山上。几年没上来过,这山上的风景倒是没什么变化,只是有了这条路后上山方便了许多。不过这几天这么热,也没几个人往山上跑。来到山顶更是显得清静,有种远离尘世的感觉,李殇心想这杨桂芳还真会找地方。

    庙被重新整修了一番,在四周加了围强,平时不让人进去参观,杨桂芳的住处就在院墙外的一间小屋中。

    进了门,杨桂芳正坐在一张荼几前,面前放着两着荼杯,李殇见到她时,她刚将两个荼杯里倒满水。这杨桂芳六十来岁,精神倒是挺好,穿着一身农村老太太经常穿的双襟衣服,头发有些花白,不过眼睛倒是雪亮。

    来来来,坐下吧,刚给你倒上荼,先喝两口。杨桂芳见到李殇过来,招了招手。

    噢。李殇第一次跟神嬷嬷打交道,不知道怎么开口,在他的印像中,这种人张口就是神,闭口就是妖的。

    杨桂芳但是也没在意,将荼杯端到嘴边吹了两口:来问天井湾的事?

    李殇刚坐下的身子欠了欠:嗯,想问

    杨桂芳不待李殇说话又说:是想问当年出了什么事,那些石匠和工人做的什么活,为什么死了人,为什么没人提起这件事。杨桂芳神秘的一笑,放下荼杯:最主要的是,你想问为什么天井湾的水怎么抽都抽不干吧!

    李殇听了惊讶的说不上话来,只能点了点头,拿起桌上的荼水,喝了一口。难道这神嬷嬷真有什么神通?竟然将自己的来意知道的一清二楚。

    杨桂芳眯了眯眼看着李殇,直将李殇看得有些紧张的又喝了两口水:小伙子,你现在肯定在想,我是不是真有那么神,你刚来我就知道你想问什么!

    嗯,你怎么知道的!李殇点了点头,又忍不住的端起水杯。

    哎!杨桂芳用手指敲了敲桌子:你不知道吧,我干儿子刚才打电话,说你这人面善嘴损,让我防着你点!

    噗,咳咳李殇一口水没咽下去,直呛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李殇和田亮二人去到杨大孬的家中,田亮不好意思叫门只好让李殇去叫。幸亏是在睡午觉的时间杨大孬并没有外出,叫开门后杨大孬见到是李殇,有点纳闷的问:你怎么来了?

    李殇将蹲在门外的田亮拉进来:昨天晚上我同学喝了点酒,酒醒了以后不好意思上门道歉,所以让我陪着过来了。

    去去去,道啥歉,我稀罕他的道歉啊?杨大孬听了非常生气,指着田亮:你不是非要抽干天井湾的水吗,明年要是龙王爷怪罪下来,这村里要是有啥损失就让你担着。

    不让抽水?不让抽水那我叔的尸体咋办?找不到尸体这葬是发还是不发!田亮听了也是生气。

    抽水?哼哼杨大孬冷笑了两声:我问你,抽了一夜又加半天了,那天井湾的水抽干了吗?

    田亮听了这话当即耷拉了脑袋不说话了,如果水抽干了,何至于来找杨大孬呢。

    杨主任,这水确实是没抽干,我们正是为了这事来找你的,想像你了解一下情况!李殇赶紧开口打圆场,生怕杨大孬一气之下将两人赶出门外。李殇拿出烟来递给杨大孬又给他点上:你看,这天井湾的水抽不出来,那尸体就打捞不上来啊。这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说出去也不是事啊。

    杨大孬吸了两口烟顺了顺气道:不是我不帮你们啊,这龙王爷的地盘我能干啥啊,谁也不敢再下水了啊,一条人命还不够搭的吗?

    李殇早就猜到他会拿龙王爷说事,连忙问:听说十多年前,你父亲接了一个活,就是在天井湾做的,当时的工人

    我告诉你,你可别瞎说!杨大孬一听李殇提起他父亲包工的事,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耗子:这事我可不知道,这天井湾的事我可管不了,你们赶紧走,赶紧走!杨大孬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将李殇往门外推。

    哎,哎哎等一下!李殇一个转身将杨大孬让开,这杨大孬突然一下扑空差一点就扑到地上,又往前小跑了两步才停住,这下可把杨大孬给惹急眼了大叫起来:怎么?你还想在我家里打人不成?还有没有王法了?

    你可别这么说!李殇连忙将上衣口袋中的证件拿了出来:你看,这是我的记者证,如果你不说说当年的事情呢?我就写一篇报道,就报道当初你父亲包工,死了好几个工人的事,然后再写上你搞封建迷信,非说这天井湾里面有龙王爷,你看这报道有领导看吗?

    你你你一时之间杨大孬气得说不上话来,这事可大可小,虽然自己的父亲包工死了人,但那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这事也轮不父债子偿。可是往大里说,真要是上面的领导看到自己说什么龙王爷的事,这村主任还不立马就停职。自己给人当个干儿子,爹长爹短的才靠着关系当上了村主任,万一给搞下来,别说自己脸上无光,就自己干爹那边都过不去。当下为难的对李殇说:不是我不说啊,只是这事我真的不知道啊!当年出了事之后,我爹和几个工人相互约定不能透露任何关于天井湾干活的事。后来没几年我爹就去世了,我也没机会问,你要是不信,我这就拿出他们当初几个人签的保证书来让你们看看。

    杨大孬转身回到屋里,过了不大一会,拿出一个破木盒子,当着二人的面打开,里面果然有一份泛黄的牛皮纸文件,上面密密码码的写了六,七个人的名字。

    你看看吧,这是事故之后签的字,连上我父亲一共七个人,人人都签了字按了手印。我父亲死前还叮嘱我,要是名单上有人去世了,就从家里出一笔安葬费给人家。这不,除了这两个人,其它的人名我都给划了。当年的事,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杨大孬边说边指着上面的字。

    李殇拿过来仔细看了一下,上面果然是有四个人的名字划掉了,而被划掉的人名中,李殇也依稀认出了李祖善这三个字,正是自己的太爷爷。

    李殇吸了一口气:就是说,除了名单上的人,其它人都不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

    真的不知道,也就只有这没过世的李书信老人,还有杨桂芳老人了。杨大孬直点头

    杨桂芳。李殇愣了一下:是个女的?

    《济南怪谈——历城之迷》十部必看经典重生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0099s8s.com/books/929911/
上一章        济南怪谈——历城之迷章节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